欢迎访问发发兼职网!

发发兼职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发发兼职网 > 兼职项目 >

兼职项目

27岁还在做兼职的是什么人?

发布时间:2021-07-11兼职项目评论
我高考考试考试失利,筹措准备就业,到处投职,曾拜一个27岁还在做兼职的神人为师。他微信余额有6位数,带我挣了第一桶金。1那年我高考考试考试成绩出来,离本科线差了一百分,

我高考考试失利,筹备就业,到处投职,曾拜一个27岁还在做兼职的神人为师。他微信余额有6位数,带我挣了第一桶金。



1



那年我高考考试成绩出来,离本科线差了一百分,和过去的学霸朋友自此断了联系,开始迷茫求职,做各种兼职。偶然进了家教幼儿教育的培训机构。



在那里,我遇见了改变我生活的三个人,陷入了一段只配旁观的四角恋。佳姐是我从现在到目前见过的最美丽的姐姐了。



首次去培训机构做兼职,碰巧和她搭档,那时的她化着淡妆,传了一件低胸的白色T恤,文胸淡紫色的蕾丝花纹隐隐透出来,身上有淡淡的香水味。她负责时髦大道发机构传单,我负责问被发传单的人要联系方法,大家彼此默契的合作,中间也不说一句话。



培训机构的兼职职员并不多,每次我去兼职,总会遇见一个满脸青春痘的瘦高个大哥,他是大家的小组长,偶尔巡视下大家工作,眼神懒散的看向其他人,脸上没任何表情,默默在职员签到完成表上打打勾,打完勾极少见得到他人在哪。



混熟之后,我发现整个机构都流传着他的故事:月入7W+、出手阔绰、看见顺眼的就送身名牌……



而且,对所有投怀送抱的兼职女生都嗤之以鼻,除去佳姐。



当时我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:哼,老子要傍上他,老子要搞钱!



2



一次,我中午兼职回机构,在路上的超市买了份速食速食,一个鸡腿,回到机构,坐在前台接待桌上吃着,旁边的大哥忽然敲了下我背部问我:“兄弟,你如何提前下班了?”



他这句话让我嘴里的速食吐回碗里:“大哥,中午餐点了,休息时间。”,我以为他看我不顺眼想找茬。



他对我说:“你能帮我买下午饭么?食肆离咱这挺远的。”



我犹豫了一下,他看出了我的疑惑,指了指身旁笔记本桌面:“等下要助你叶姐写文稿,走不开”



我尴尬的把裤兜翻过来:“我刚刚钱用完了”



他从兜里掏出手机:“屏保密码123456,微信支付密码654321。”



当我在柜台付款看到他的微信零钱六位数的时候,我愈加坚定,这个朋友我交定了。



我买了份打包的兰州拉面,单手骑着自行车,回到机构给他的时候,面几乎半凉了。他一口气把面嗦完,连汤都没放过,如此吃面的人才配长这一脸痘。



一份面没吃饱,他弄完文稿起身出去买点吃的,回来时,左手拿着了包素食饼干,右手提了个袋子,来到我身旁,右手伸向我:“给你买了最新的苹果6手机,打开看看玩的还顺手么。”



我不敢接,他讲解:“别多想,给你买手机,将来还要麻烦你帮我跑几次腿,有手机也好联系。”



如此,我有了生活第一部手机,我激动像个小孩。那一刻,我脑袋里有画面了。我坚信,跟着大哥,不久的以后,我也能如此豪横。



我激动的打开手机,完成容易的设置,发现大哥连卡都给我办了,非常难想象目前还有大哥这一号人。我把玩着小白机,对下午的工作充满期待。突然来了人,我一扭头,是佳姐,她拿了两罐可乐。



她把一罐放到大哥旁边桌上,我伸出手正筹备接另一罐,她自己拉开喝了。



我脸色微变,脖子一歪,问:“问什么我没?”



她白了我一眼:“刚刚我男友送你一部手机,而你连句谢谢都没说。”



我愕然,我居然目前才知晓佳姐和大哥是男女友关系。



她找了把凳子拉到大哥旁边:“写到哪了?”



大哥摇摇头面无表情:“小叶的宣传文案帮他写完了,我一个人的这个还差得远那,这两天思路有点卡了。”



我:“大哥,你在写什么呀?”



大哥:“写剧本。”



我从小就有一个梦想,当一个作家,而那个时候,在我眼里编剧和作家是没不同的,都是写字的。我就像是被费武功的令狐冲看到关着自己牢房的石床板上印着秘籍,我坚信大哥身上有让我成为作家的《吸星大法》。



我激动的问:“写剧本好玩么?”



大哥:“好玩倒说不上,这玩意就像你去便捷,肚里里面有货就拉的下来。思路有了,自然写的出来。”



我没忍住,噗嗤笑了,没想到大哥还是一个风趣不加修饰的奇人。



那个中午大家还聊了不少,我知晓了他们的名字,佳姐叫王羽佳,一脸痘的瘦高大哥叫李季。



李哥继续码着字,仍然面无表情的让手指在键盘身上蹂躏。



我把手机放进兜里,筹备下午下班回家好好研究一番。



3



非常快,我对这份兼职失去了兴趣,当感到工作是机械化重复时间后,那样继续工作就成了一种生活负担。



那阵子我满脑子都是两件事,一件事是我想写剧本挣大钱,另一件事,我就想多看佳姐一眼。



我试图用多问几个家长要联系方法掩饰第二件事,专心搞钱,但最后都是徒劳。



培训机构有好几个兼职,签到已经结束有一阵了,李哥偶尔会过来转几圈,每次来时髦大道来看大家时,其实也是来看看他的女友和采集创造思路,主要目的应该是前者,但他又不好意思明面表示,所以只能来找我搭话借机看佳姐。当传单有别的人发时,佳姐就会跑来我和李哥这边,找个凳子休息,撑着脑袋看着他。



而我可以从余光,撑着脑袋看佳姐。



我总想跟佳姐搭上话茬:“佳姐,李哥平常写的是什么呀?”



佳姐:“一个狗血青春剧,有三个主人公,两男一女,一个高富帅、一个矮矬穷,女的是个傻白甜,矮矬穷爱傻白甜,傻白甜爱高富帅,高富帅爱……”



我:“高富帅爱矮矬穷么?这无限循环三角恋可太刺激了。”



李哥撇过头:“瞎说什么那,我写的是青年在新年代困境中找到自己生活目的的故事。有人文关怀,有现实意义。”



我想继续问李哥几个问题,他已经转身回去了,我只好作罢。



我问佳姐:“你为什么在这里做兼职?”



佳姐:“除去漂亮一无是处呗”



佳姐:“你为什么老来做兼职?”



我学她:“除去寂寞一无是处呗。”



她看向李哥的背影,满眼星光。



我看着她,满眼期待。



4



培训机构除去李哥的故事,还有佳姐的流言。



大多数人说,这家机构是李哥和他的小师妹叶姐创办的,他们也是原配。后来,佳姐来做兼职,傍上了李哥,自此小三成功上位。



这个小师妹我见过,也就是机构的老板叶荷姐,一个非常干练成熟的女职业人,有着一股妩媚的味道,不过我更喜欢佳姐。



连续有几天我没去机构了,倒不是由于厌烦乏味的兼职,而是怕见到佳姐又心里小鹿乱撞、万马奔腾,所以想冷静一下。



那天我街道佳姐的电话:“晚上出来不?”



我:“到哪里?我晚上可能不太便捷吧……”



佳姐:“来锦江宾馆吧。”



我尽力控制我那激动的有点颤抖的声音:“那个,需要干什么筹备么?譬如带什么东西什么的?还有,李哥不了解的吧。”



佳姐有点不耐烦:“不需要带,我和你李哥都会筹备好。”



什么?我有点懵了。



我两眼放光:“李哥也来?是否玩的有点过火呀?三个人,折腾的过来么?”



佳姐:“想什么那?你李哥写剧本有半个月了,快大结局了,叫你来看看提提建议,年轻人的人文情怀可能可以帮他整理思路。顺便叫你来喝喝酒聊聊天。”



我:“哦哦,行,我就知晓是来喝酒,所以怕喝大嘛,我晚上过来。”



我找出超帅的衣服,穿上最合身的裤子,换上最干净的鞋子,对着镜子一照,全是高中时我那个时髦的女同桌给我推荐的。



我穿着自以为自己超帅气的衣服去宾馆,李哥开的是一个标间,两张床一张桌子几个小凳子,桌上摆满了大街随手买的糕点小零食和啤酒。佳姐躺在一张床上玩手机,李哥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发呆,李哥隔着一面墙洗了个澡后,整个人愈发清爽,也愈显高,脸上的青春痘也愈加明显了,唯一不变的仍是一脸面无表情。



李哥指了指啤酒:“能喝不?”



我点点头:“能喝那样一小点。”



李哥笑了笑:“你佳姐说她酒精过敏不可以喝酒。我寻思着如果你不喝那就浪费了。”



李哥是个写编剧的人,但表达能力真的很普通,话甚至少于我。讲完这句话,李哥又开始盯着窗外看,我自己站着有的尴尬。



我主动找话题:“李哥,剧本些的如何?”



李哥不假思索:“嗯,剧本进步还可以吧,探寻爱情的开始探寻爱情了,进步事业的进步事业了,就是那个迷茫的人还没找到方向。”



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:“剧本的结局是什么?”



李哥:“你这个问题暂时还没答案,就仿佛出去吃饭,大家都不知晓最后会什么时间回去,但只须吃的舒服惬意就好。剧本结局只须写的好就是结局了。”



我想了想:“那让一篇文章好看非常重要的是什么?”



李哥略作考虑:“矛盾和反转。矛盾制造冲突让剧情不断深入,反转出其不意让观众过瘾。就像火锅鸳鸯锅中那个两个相反的底料,被人直呼过瘾。”



我点点头:“那你写的这篇的结局是否也是一样的?”



飞哥耸耸肩不确定的说:“可能是吧。”



5



佳姐从床上蹦起来:“饿去世了,开始吃吧。”



说完分别在我和李哥面前放了一瓶啤酒,把桌子上的零食都撕开了一个小口子,自己拿起一瓶雪碧开始喝。



酒可以刺激人的组织语言能力,几瓶啤酒下肚,李哥的话日渐多了起来:“写剧本这事,真不是人干的,你猜我今年多少岁?”



我盯着他半天认真的回答:“35?”



李哥摇摇头:“27,哈哈,显老不?”



佳姐小声说:“不显老啊,我感觉你看着挺年青的,要不也不会做你女友。那星星你来猜我多大?”



我心里想了想既然和李哥是校友年龄应该差不多一样吧:“27”



佳姐苦笑着喝了口雪碧,那表情就像吞了口白酒:“20”



我对视佳姐一眼,佳姐身上那股半社会气,和一贯成熟的着装风格,非常难相信他是一个20岁的女孩。



她把身份证往桌上一拍,她和我同年,她是12月的,我是4月的,也就是说她之比我还小几个月。



佳姐把身份证装进包里,没再说话。



我喝了口啤酒:“我上次还想问你来着,你为什么高中没读完就辍学了?”



佳姐耸耸肩:“我高中学校比较乱。大家班有个女生长的秀气,下午放学跟我一块回家呗学校里面的混混堵了,我用地上的钢管把两个人的脑袋砸骨裂了。”



佳姐停下来点了根烟,深吸了口气,四五秒之后才吐出烟来:“后来他们家长来学校闹事,学校把我开除去,我想着反正学习成绩不太好,学了也感觉没什么用,就出来自己找工作了。”



李哥:“那你为什么找了这家兼职,之前给你介绍其他工作,你为什么迟迟不想去?”



佳姐:“兼职无需学历,工作也不累,目前还有了男友陪,还有什么更好的工作吗?”



我想了想,按这个标准,仿佛真没。



佳姐朝李哥努努嘴:“你那,大老远跑到机构兼职加写剧本,可不是为了清净了吧,之前我还不是你女友呢。”



李哥沉默半天最后还是开口道:“我?我本是个臭屌丝,写完剧本拿了钱就换下一个地方写下一本。至于为什么选这家机构,emm……当时我小师妹刚开这店缺人手缺钱,我索性就来帮忙了。后来也没什么我的事情了,做做兼职也蛮好的,对写剧本思路有帮。”



我快点插话:“李哥,你微信钱包都六位数余额了,还说自己是屌丝?佳姐,李哥对你还是蛮认真的。”



紧接着,我意识到,我下半句说错话了,他们可能之前都没聊过小师妹的事情,我触碰到他们的敏锐区了。



李哥不以为然,仰头灌了口啤酒:“那就是我所有些家当了,用完了我就玩完了。小佳,我和师妹是清白的,不要多想了。”



李哥的手机响了,他拿起手机,表情有点不自然说了句:“我出去一趟,你们先聊。”



他拿起手机走出了宾馆房间门。



看着李哥带上的门我转头对佳姐说:“佳姐,你别看李哥平常面无表情的,心底里喜欢你,蜜着那。”



佳姐摇摇头:“你还小,不懂这部分。我配不上李哥吧,我……我生不了小孩。”



我拿起一根辣条往嘴里塞,红油溅了一嘴:“佳姐,你要说别的你比我了解话我没话说,可你要说小孩这方面,我感觉我比你懂,男生不会为了小孩问题不喜欢自己女友的。”



佳姐一句话没说,嘴角呜咽,仰头喝了杯她会过敏的啤酒。



不一会,李哥回来了,嘴角还有的没擦净的口红垢。



大家又喝酒、闲聊、骂人、扯淡、醉倒……



在不省人事的前一秒,我从眼皮缝里看到佳姐亲了李哥一口,和李哥嘴上残存的口红垢触碰到一块,面色忧郁却有一丝渴望期待。



6



第二天早上我醒过来,房间已经被整理干净,李哥躺在床上,佳姐已经不见了。



我和李哥洗完澡退好房后又回到了机构,佳姐人却没见到,我问李哥,李哥说可能和闺蜜逛街了吧,不要管她。



我没多想,今天不需要上班,便和李哥在接待室找个地方坐了下来,他拿出笔记本又开始打字,我找了个板凳坐在他旁边,用他送我的手机,玩着刚出没一段时间的王者荣耀,整个正式服还没几个英雄,我在游戏里肆意驰骋战场,一扫对将来迷茫的忧虑。时不时瞟几眼李哥。



听着李哥敲键盘的噼里啪啦的声音,我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:“要不我也试一试写点东西?”



打完王者荣耀,我在手机建了一个文档,写了一个极短的校园爱情故事。李哥休息的时候,我把文档发给他:“李哥,你看看我这天分能靠写东西吃饭么?”



李哥打开我的文档,从上到下大致扫了一遍:“挺适合的。”



我有点兴奋,由于他说我适合;同时我也有点失望,由于他说挺适合而不是很适合,但总比不适合要好。



我想着这兼职不可能一直做下去,干脆就跟着李哥打字吧。李哥有时把一个情节梗告诉我,我扩写,他再修改到他的剧本里,就如此,我没时间就去机构蹭电脑。



我那时候不知晓这种行为叫枪手,我只把它当做一种写作练习。



我的加入让李哥的剧本创作速度大大提高:女主找到了爱情,致力于事业的男主事业渐渐稳定,而那个迷茫的男年轻人也找到了目的。



从我开始和李哥一块创造剧本后,佳姐每次来就静静坐在大家旁边,一句话不说,她有时看着屏幕,我知晓她只不过借着屏幕看着李哥。



一次,我打字尿急去卫生间,卫生间在前台接待室的左边通道上,接待室旁边还有个洽谈室。我从卫生间出来,在通道上,瞥见洽谈室里李哥正和一个女性KISS,那个女性我认识,是机构的老板叶姐。



我魂不守舍的跑回电脑旁,摇摇头继续打字。



果然是无风不起浪,流言果然是真的。李哥和叶姐之前有情但没捅破,各自小心翼翼保护窗户上那层薄纸。这个时候佳姐横叉一脚,成了第一个上位的人。后由来为生不了小孩,李哥和师妹旧情复燃,师妹掌管机构,让李哥留下来帮忙,时不时过来温存一下。



事情过后,李哥打字时来问我:“你那个四个人聚集的写好了没,写好了发过来我就开始写结尾了。”



我回过神来:“写好了,立刻发给你。”



李哥在键盘上敲敲打打,长出一口气:“只差个结尾了。”



我问他:“哥,是个欢乐的结局还是悲惨的结局?”



李哥想了想:“欢乐的吧,也会悲惨。”



那天晚上李哥写完了大结局,没给我看,笔记本啪一盖:“走,请你吃大餐去。”



我隐隐感觉有什么不对的,如何李哥不叫佳姐。我给佳姐打了个电话:“李哥剧本写完了,他让我喊你一块儿庆祝庆祝。”



佳姐默默无言,半天后回话:“嗯。”



李哥叫了一辆车,把大家载到了市区,是市区最豪华的酒店定了个包间,我拿着菜单点了两个青菜,李哥大手一挥:“这几个特点菜都上。”



中途砰一声门响了,佳姐到了。随手将包放在桌上,找了个离李哥比较远的地方坐下。



李哥一贯面无表情的脸略带不悦:“不是给你说了……大家已经……了吗”



佳姐低下头,一句话没说。



我意识到问题所在,立马朝李哥笑了笑:“佳姐是我叫来的,想来我立刻也该定定自己目的了,可能将来来机构就比较少了,互相再见个面也好些。”



李哥一摆不悦的表情,说道:“那吃饭吧。”



那天晚上大伙话都极少,佳姐和李哥没互相说过话,为了不让氛围冷落下来,一直都是我在打圆场。



7



佳姐抓起一瓶啤酒仰着头吹了半瓶,我和李哥来不及制止。酒精的成效立竿见影,不一会佳姐手臂上脖子上就开始起红疹了,我和李哥立刻打车把佳姐送到了医院。



那剩下的一桌昂贵的菜肴,可惜了。



佳姐在医院输液,我和李哥在旁边坐着。



佳姐摸了摸兜里:“我手机哪去了?”



我和李哥想了想,糟了,要不就是在酒店出来的路上掉了,要不就是在出租车上掉了。



我和李哥:“不知晓。”



佳姐看上去非常平静:“算了,反正也该换了。李,拿你手机给我玩一会吧,我号无聊。”



李哥本想拒绝,但看到佳姐那苍白的脸,略带迟钝,把我们的手机递过去了:“密码123456,没改。”



佳姐接过手机:“这么容易的密码,多不安全,我助你改一个吧。”



李哥伸出手想怎么说,我一把把他拉住。



佳姐用一只手操作,改完密码:“好了,改成179758了。”



李哥皱着眉头:“这密码太难记了,我写个情节可能就忘记密码了。”



佳姐抬起头有点激动:“这个密码特别好记,你只须用心记,你永远都不会忘。”



李哥无奈的说:“好吧。”



佳姐有的得寸进尺:“你答应我将来就用这个密码了,再也不改了。”



李哥没吭声。



佳姐:“你如果不同意我,立刻把针拔了出去喝酒去。”



李哥只好服软:“好,我答应。”



佳姐打完针,李哥开了一个标间和单间,他把标间的钥匙给我:“你照顾着点佳佳,我回去休息了,先睡了。”



我和佳姐走进房间,佳姐径直倒在床上。然后她拿出手机不知晓在看些什么,我好奇的问她:“你手机不是掉了吗?”



佳姐:“我手机一直在兜里,我酒精过敏又不是喝醉了,手机还不可以掉了?我就是骗一下李,拿他的手机改了个密码。”



我:“你们不是男女友么,你那样喜欢他,为何会成如此子?”



佳姐:“有双眼的都能看出来吧。”



我有点犹豫的说出了下面那句话:“我看到李哥和他师妹……”



佳姐:“我早就知晓了。”



我:“是由于不可以生小孩吗,我感觉李哥不是那种人,你们间的关系我也看不明白。”



佳姐:“李他不久前和我提出分手了,我没赞同,这两天你没见到我,是由于我去医院找大夫看能否让我拥有生孩子的能力。”



我:“怪不能你们……对了,你给李哥设的密码179758的意思是?”



佳姐:“179758。你多读几遍。”



我:“17…1797…179758,要娶就娶我吧。”



佳姐笑了笑,躲进了被子里。我听见了非常细微的抽泣声。



我问她:“你还爱李哥吗?”



佳姐:“以前爱,目前爱,将来也爱……”



第二天,佳姐不见了,留了封信,封面上拜托我交给李哥。



我和李哥交完房,走在外边。那天阳光非常大,有点刺眼,照的我睁不开双眼。



我问李哥:“你知晓179758的意思是吗?”



李哥呆呆的看着我:“不知晓啊,佳佳给我整了一个那样复杂的密码还不让我换,我铁定会有一天解不开手机。”



我笑了笑:“我给你讲解一下你就能立刻记住了,而且永远忘不了了,179758意思就是要娶就娶我吧。”



李哥愣在原地:“你别瞎说,我和她已经分手了。”



我:“佳姐昨晚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

李哥:“分手了还能如何解决。”



我拍拍他的肩膀:“那什么呀,我知晓你和叶姐也有一腿,但佳姐还那样爱你,你和她分手,她不会做傻事吧,我想你应该追上她,和她说个了解,最坏也是能让她放下你。快去追啊,笨蛋。”



李哥也意识到什么,打开手机看手机定位上佳姐的地方,朝路口狂奔。



果然,是个欢乐的结局,在我这个爱情菜鸟觉得现在走向算是较好的了。



8



但我突然记起,李哥说,一篇精彩的文章除去矛盾还有反转。



我在我们的傻笑声中醒来,佳姐睡在旁边那张床,刚刚的所有都是个梦而已。



我轻轻地起床,去敲李哥房间的们,李哥睡眼惺忪的过来开门。



我走过去:“李哥,佳姐打心眼里喜欢你爱你,就没回缓的空间了么,你师妹真的比佳姐适合么?”



李哥揉了揉双眼:“你知晓我为什么要和她分手么,由于她不可以给我生小孩,在我眼里,男生就是探险家,女生就是藏宝图,小孩就是宝藏,当探险家拿着地图探完险,发现没宝藏,你觉得,他还会守着这张藏宝图不去探索么?”



我愣了半天,李哥的这段话的信息量太大了,我知晓李哥类人可能是把爱情看得最轻的人,就像他平常一贯的面瘫一样,看不到内心波动,最后我问了一句:“我就想了解,结局是欢乐的还是悲惨的。”



李哥:“追逐爱情的了解了爱情,追逐事业的完成了事业,没目的的找到了目的。”



我:“那一定是一个欢乐的故事了。”



李哥没说话。



我回到房间,佳姐也醒了。



看到她那苍白的有的病色的脸,我内心突然有了代替李哥照顾她的想法。



我尝试着微微轻声道:“佳姐,我知晓你非常喜欢李哥,不过你们可能真没机会了,我也非常喜欢你,你看有没有机会?”



佳姐俏眼微眨,笑了笑:“别开玩笑了,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。”



我问佳姐:“你筹备到哪里?”



佳姐:“不知晓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

佳姐不不知晓什么时间订了份车票。回去整理行李。



我和李哥跟着她去了火车站。太阳非常大,照的人双眼睁不开。



佳姐送到快到火车站的那个路口就停下来了:“你们回去吧,我怕我绷不住。”



我点点头,和李哥往火车站外走,快出去的时候,我问李哥:“你知晓179758的意思是吗?”



李哥笑了笑:“我刚写剧本的时候才喜欢用这种低级的谐音梗。”



我无话可说:“李哥,祝你好运,将来和叶姐有个完美的结局,不要像佳姐如此不欢不散。”



李哥手机响了一声,他拿出手机:“剧本稿费到了,我给你转一点辛苦费。”



我拿出手机一看,是8000块。李哥朝我挥挥手,朝人群中走去,淹没在其中。



我忽然想到还没有和佳姐道别,急忙往车站里面奔去。一眼就看到佳姐在站台旁的安全红线旁蹲着玩手机,目光有点呆滞。



我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:“想好到哪里了么?”



她站起身擦擦双眼:“不知晓,先买了去延安的车票,将来每隔一段时间就换个城市,最后会到哪,我也不知晓。”



车到了,随着火车尖锐的警示笛声,火车慢慢停了下来。大多数人往里面挤,我拿起佳姐的行李找到她的地方,拿出手机给她转了5000:“李哥感觉对不住你,让我给你转点路费。”



她看着我,笑了笑,然后眼泪立刻掉下来:“谢谢你,我知晓不是李哥给的,他给的话不会给那样点。”



我不知晓该生气还是该感动:“你说话还是那样被人张口结舌,再见,一路顺风,期望你遇见可以真心对你好的人。”



她抱了我一下:“再见,谢谢你。”



我抱着她,在她耳边说:“要不你考虑一下我?”



她推开我:“滚,再见。”



我笑着说:“不管咋样,记得笑。”



我自己慢悠悠地走到火车站边上的小卖部买水,里面坐了一个眯着眼的老大爷,手里拿着一个收音机放着陈淑桦唱的《梦醒时分》:“早知晓伤心一直难免的,你又何苦一往情深……”



我突然了解了李哥那个剧本的结局:被爱情所困得理解了爱情;剧本创造的作业完成了剧本;碌碌无为的高中毕业生开始写作,筹备复读考文学院。



所有都挺好的,但伤心一直难免的。

广告位